您好,歡迎光臨湛江市消費者網、湛江市消費維權網!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消費廣角 > 美容·傷害 > 監督 > 侵權曝光 > 正文 >

長沙整形機構“摻假”內幕:招模特拍虛假整形照,貸款整形后拉人頭可全額補貼

2018-10-26 16:45:28   點擊:   來源:瀟湘晨報官方 10-18

 

 

涉事的三家整形美容醫療機構。組圖/瀟湘晨報記者

24歲的李靜(化名)是名模特,她被人招募至和美醫療美容門診部(下稱“和美醫療”)兼職,“配合醫護人員拍整形案例照片”。實際上,李靜并沒有做整形手術。和美醫療對此回應稱,“只是借用場地給朋友拍照,這一行為與醫院無關。”

李靜還爆料稱,案例模特整形有兩種套路:招專業模特拍虛假整形照片;打著招案例模特旗號拉女孩貸款整形。

瀟湘晨報記者近日暗訪調查發現,赫美醫療美容門診部(下稱“赫美醫療”)存在第一種套路,其招募模特要求“底子特別好,看上去驚艷”;禾麗醫療美容有限公司雨花門診部(下稱“禾麗醫療”)則大量招案例模特進行整形,對外宣稱“分享整形,全額墊資”,實際要先分期貸款且兩年內拉3人做等值金額的整形項目,否則醫院不會代還,所謂“免費整形”涉嫌套路貸款。

假案例照

爆料

不做整形手術,靠化妝美顏拍虛假照片

10月11日,李靜指認稱,“和美醫療”通過中間人謝先生在模特群發布案例模特兼職信息,讓她假裝做鼻綜合整形。自9月3日起,李靜配合拍攝數百張照片,謝先生卻以照片不合格為由,遲遲未支付約定好的500元工資。而遇到這一情況的模特,并非她一人。

“‘術前’素顏穿病服在病房、手術室等地方拍照;‘術中’臉上擦絡合碘,鼻子上包裹紗布,化妝弄出少量血跡效果;‘術后’使用美顏相機拍。”李靜回憶,拍攝時間持續40余分鐘,“全程在門診部內,由醫護人員拍攝照片視頻,臉上貼的標簽及手舉牌子中均有和美的字樣。”而離院回家后,她又通過美顏相機縮小鼻翼,將自拍的數百張“術后”恢復照通過郵箱發給謝先生。

15日,記者以朋友身份陪同李靜來到芙蓉區“和美醫療”。該門診部醫療衛生單位信息公示牌中,發證時間為8月15日。一劉姓負責人出面解釋時,李靜當即指出,“當天接待拍照的就是他。”這名負責人反復稱,“這一行為與醫院無關”,謝先生系第三方案例模特公司的,醫院純粹給朋友借用場地,“因剛開業不久,模特來拍照正好也增加人氣。”

雙方協商未果,各自選擇報警。15日下午5點多,韭菜園派出所兩名民警到場處理,要求門診部和中間人合理解釋此事。謝先生通過視頻通話回應稱,借用場地拍案例照,總共拍了兩批,第一批工資都結了,第二批包括李靜在內兩人“因照片不合格且拒絕溝通”遲遲沒支付。

對于兩人上述答復,李靜覺得無法理解:“只是借用場地,為何使用和美的標簽和牌子?”謝先生回復稱,“方便后期P圖,增加真實性,替換掉和美等文字后賣給廣州某醫美集團使用。”李靜同時質疑醫護人員參與拍照一事,劉姓負責人否認參與或配合作假,“貼標簽舉牌我不知情,拍照是員工個人行為。”他當著民警面承諾,會催促謝先生處理好此事。

面試

兼職模特名額限時限量,兩月更換一批

就李靜爆料的情況,記者咨詢長沙某整形醫院業務經理獲悉,因許多客戶注重隱私,不愿整形照被傳播,整形機構對案例需求量大,少數機構會通過招案例模特弄虛作假來誤導消費者。

10月11日,記者調查發現,微信名為“小包總”的人宣稱正在招一批案例模特,經交談確認是拍虛假案例照片,后約定于16日在岳麓區“赫美醫療”面試。記者通過微信公眾號“長沙醫療”查詢發現,赫美醫療于3月15日拿到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

16日下午,記者和李靜以兼職人員身份來到赫美醫療,“小包總”和另外一名股東面試時稱,有些客戶不想讓別人知道整形過,不愿公開照片,很多成功案例不能對外宣傳,這才需要案例模特,“如果醫院面診認可,不一定要真的做整形手術,但必須要有說服力。”

“小包總”說,醫院會針對需要的項目拍整形案例宣傳照,兼職的名額限時限量,兩個月左右更換一批,招案例模特有兩種形式:一是對想做項目的客戶給出優惠價,但其所整部位條件要很差,這樣做出來反差對比就會明顯;二是本身條件特別好的模特,看上去驚艷,術前照片不化妝,由專門的攝影師拍照,術后P得很精致,讓客戶看到后會心動。如果找的模特自身條件差,P過的痕跡容易被看出來。

隨后,“小包總”將記者兩人帶進辦公室,面診師仔細看過李靜五官后表示,眼睛條件還不錯,但這一部位案例照名額滿了。“小包總”示意下次有名額再通知記者兼職。

前述業務經理介紹,案例模特其實就是打板,絕大多數正規醫美機構會挑選條件不錯的女孩,經術前面診檢查后以特價方式做,術后通過各種渠道宣傳使用,“打板效應很強,靠對比效果好來吸引客戶。”他分析認為,一些規模小的門診部客群量小,對案例需求量更大,不排除會花錢請模特拍攝虛假案例照片,“一旦沒有相匹配水平醫生操刀,整出的效果跟客戶的審美預期不符,容易產生術后糾紛。”不過,長沙醫美行業一位資深人士表示,少數醫療機構會打擦邊球,利用兼職模特或第三方公司在各個平臺上以個人名義發布虛假案例照片來規避風險。

免費整形

體驗

兩年內拉3人等值整形,醫院補貼費用

記者調查同時發現,“禾麗醫療”招聘案例模特信息在各大社交群發布,宣稱鼻綜合等整形項目由院長親自做,醫院直接補貼費用,案例模特不需要花一分錢,做完分享朋友傳播口碑即可。11日,記者添加一名禾麗醫美顧問為好友,其朋友圈宣稱:“分享整形,全額補貼”。后經交談獲悉,只要年滿18歲,攜帶本人身份證帶張銀行卡即可前去咨詢辦理。

14日,記者以顧客身份來到位于雨花區的“禾麗醫療”,梁姓醫美顧問介紹稱,公司是全國連鎖醫美機構,“分享整形”模式由公司總部首創,于今年5月在長沙推廣,計劃拿出500萬廣告資金回饋客戶,“名額還沒飽和,后期人數多時會篩選模特。”

記者示意想整鼻子,面診師推薦做3.98萬的項目。梁顧問說,前期需要記者找與門診部合作的分期平臺貸款,術后兩年內成功分享3名朋友做整形項目,記者的貸款則由門診部全額補貼。分享還有一個要求:每名朋友消費金額要與記者的等值,如果一人消費金額達到三人總和則無人數要求。

“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愿意把免費整形機會給你,是讓你幫我們做活招牌。”梁顧問說,分享的朋友可自費也可參加免費活動。為說服記者貸款參加活動,她一直在誘導說:“一般女孩誰沒幾個閨蜜”、“兩年內分享很簡單”、“之前客戶一個月內就分享完成”……

這么多人免費整形不會虧本嗎?梁顧問答復稱,“不是所有人都能參加活動,不然醫院就倒閉了。好多顧客過來咨詢后,做了自費的手術。我們愿意把這個(免費整形)名額給你。”記者示意查看整形合同,梁顧問稱屬于公司機密,大概內容為:“你過來參加活動,只要分享朋友過來,整形費用由醫院承擔。”

風險

醫美公司陷騙貸風波,涉案金額2252萬元

9月25日,有消費者在紅網《消費維權》欄目發帖舉報稱,長沙簡冉醫療美容有限公司“以免費做美容項目的名義,采取顧客帶顧客的方式騙取受害者貸款為公司融資運轉。”據湖南某媒體10月6日報道,有市民指稱簡冉醫美打著活動宣傳的幌子,實則大量套取貸款,“說好簽一份合同可免費整形,變成了讓消費者自己還貸。”爆料者稱,據統計,受害人達到了552人,涉案金額2252萬元,其中七成為大學生。

報道稱,此次事件共涉及到三家醫院,分別為簡冉醫美、嘉擇仁文化和長沙博南醫美。簡冉醫美事后發布公告稱:因公司財務主管個人問題,虧空了部分資金(大約1300萬元),簡冉醫美無力償還剩余本金。目前,該公司正在積極與客戶溝通,并嘗試制定可行方案,長沙岳麓警方已經介入調查。

“總公司去年推廣的分享整形活動很好,許多機構效仿,簡冉醫美的‘整形模式’和我們的很像,但實際上不一樣。禾麗醫療是全國連鎖,口碑和規模在這里,而簡冉醫美是小型門診部,才會出事。如果我們的模式有問題,早就上新聞了。”談及前述騙貸風波,梁顧問如此答復說。

去年11月10日,《成都商報》刊發一篇題為《傳銷式整形把你整進“美容貸”陷阱》調查稿件。記者對比注意到,禾麗醫療的分享整形模式與文中曝光門診部的拉人模式大同小異:這種以人頭帶人頭的營銷模式,被涉事門診部譽為“首創”,也是同年5月啟動,一名女大學生被室友拉去參加免費整形活動,被告知推薦5個等值消費客戶,可對全部消費金額進行提成。合同起一年內有效,未完成則由顧客承擔費用。

這名女大學生欠下近三萬元網貸,報道稱至少有500人卷入其中,他們既是介紹人,又是被介紹人。多位經濟學家表示,這種營銷模式已涉嫌傳銷,存在非法經營的嫌疑,同時給社會帶來隱患。

律師觀點

拉人頭整形是否涉嫌傳銷還有待查證

湖南睿邦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劉明律師說,《廣告法》第二十八條明確規定:“廣告以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內容欺騙、誤導消費者的,構成虛假廣告”。某些醫療機構招專業模特拍虛假整形案例用于宣傳廣告的行為,明顯涉嫌虛假廣告,工商部門可以據此予以處罰。

劉明說,打著招案例模特旗號拉女孩貸款整形行為帶有更大的隱蔽性,如果雙方合同等手續齊全,從證據上對醫美機構是否違法還很難做出判斷。至于醫美機構此種先分期貸款再要求拉人頭整形的行為是否涉嫌傳銷,還有待相關部門查證。

劉明律師提醒,女孩子愛美可以理解,但切勿貪小便宜中了某些人的圈套,也不要盲目相信廣告,應到正規醫美機構接受治療。


 

相關文章
X
腾讯分分彩冷热分析app